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38

Chater 238

德拉科拧着眉头把哈利按在沙发上,抬手就是一条毯子裹在他身上。哈利讨好地笑了笑,拢着毯子在德拉科脸颊上亲了一下。

“真的是状况外。”他诚恳地说,“我本来安排好了,没想到那个挂坠盒还会游泳,它游过来把它的链子挂上了我的脖子,然后——”

德拉科轻轻拍了哈利的额头一下,掐着他的下巴给他灌了一杯魔药。

“罗恩回来了,放哨的人就多一个,这次你连厨房都别想进。”德拉科抬起哈利的下巴,检查他脖子上的勒痕,“别麻烦赫敏了,稍后我去屋里拿药……咖啡比较好,还是茶比较好?”

“茶吧。”哈利忍俊不禁道,“你知道这让我想到什么?好像多年以后罗恩和赫敏来家里做客,你问我怎么招待比较好。”

德拉科用力地搓了搓哈利的脸颊,发泄了他最后的不满。然后他扔下一个温暖咒,前脚走进厨房,后脚罗恩就和赫敏走了进来。

“现在一切都好了!”赫敏高兴地说,“我还以为要过多久,没想到这么快!哈利,一会儿能不能让德拉科看看罗恩的伤势?他这么着急,我不知道——”

“别担心,赫敏,我真的没事。”罗恩无奈地笑笑,拉着赫敏坐下,“来,你也歇一会儿,一会儿我出去放哨。”

“稍微一会儿也没什么。”哈利安抚地说,“都坐下吧,德拉科去倒茶了。罗恩,你需要一条毯子么?”

“赫敏已经弄干了我后背的衣服。”罗恩咧开嘴笑着说,“成了,不是只有你会被照顾得很周到。”

“茶。”德拉科把托盘放到桌子上,坐到了哈利旁边,“你是怎么回来的,罗恩?我们没时间给你留记号或者别的什么,以为你要用上好几天才能赶上来呢。”

“挺奇妙的。”罗恩松开赫敏,从牛仔裤口袋里取出熄灯器,“因为这个。”

“熄灯器?”赫敏惊讶地问。

“它不是能点灯的熄灯器。”罗恩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当时因为不能立刻去找你们,在床上辗转反侧,觉得很烦躁。这小东西是我当时和你们的唯一联系了,我百无聊赖,把它拿出来把玩,让房间里灯一会儿熄灭一会儿打开。然后突然一下子……我听到里面传出你的声音。”

“我的声音?”赫敏惊讶地说。

“是啊,接着还有哈利的,德拉科……都是在叫我的名字。”

“这就比较奇怪了。”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

“有什么奇怪的,我们都希望罗恩回来。”哈利往德拉科身边靠了靠,下巴稍抬,示意罗恩继续说。

“就像刚才说的,赫敏的声音之后又响了好几次,是你们的声音。”罗恩看着熄灯器说,“但我看不出它有什么异样,或者什么指示,就按了一下,像它唯一能被做的那样。然后,我屋里的灯熄灭了,另一个灯——或者说一个光球,像心脏一样跳动着,泛着门钥匙的光,亮在外面。我当时就想出去看看,但是那会儿我还不能动,只好等到今天。”他安慰地握住赫敏的手,轻声道,“我真的没事了,哈利作证,是不是?”

“对,他刚刚救了我的命。”哈利笑着说,“不过,一会儿还是让德拉科给你检查一下,这让赫敏才能放下心。”

“她检查我就很放心了。”罗恩咧嘴一笑,继续道,“之后,就在不久之前,我又试了一次。这次我已经能动了,但是没敢和比尔、芙蓉打招呼,只给他们留了信。他们很照顾我,连圣诞节都没回去过……不过芙蓉也不在乎,她不喜欢塞蒂娜·沃贝克。之后我收拾东西——事实上只要把包拎起来就可以,我想比尔家里留了我一双袜子——走进花园,那小光球在空中等着我,起初只是上下浮动,后来飘动起来。我跟着它走到小屋后面,然后它就飘进了我的身体里。”罗恩指着自己心脏附近的一点,“就在这儿,我能感觉到它,它指引我去我想去的地方。于是我幻影移形,到了这儿。然后我就看见了那头牝鹿,不过只看见它消失的时候。我顺着方向找过去,就看到哈利正在冰面下挣扎。”

“然后他把我救了上来,我们毁了挂坠盒。”哈利掏出挂坠盒,扔到桌子上,有赶紧把胳膊缩进毯子里,“牝鹿带我找到的是格兰芬多的宝剑,它就睡在河里。”

罗恩把宝剑放到桌子上,四个人一起盯着它看。

“这么说,”赫敏先开口了,“我们还有一个帮手,知道哈利的动态,还掌握着格兰芬多的宝剑?”

“关键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罗恩看着哈利说,“你没什么头绪么?我是说,那守护神……和你的可是很像。”

“和德拉科的也很像。”哈利说。

“那你可就危险了。”罗恩戏谑道,“是个女孩的吧?”

“那也未必。”赫敏说,“德拉科喜欢哈利,所以他的守护神是牡鹿。而哈利的守护神是他爸爸的阿尼马格斯形态。我想,守护神的形态跟主人的性别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如果牝鹿的主人喜欢的人的守护神是牝鹿的话……”

她突然闭上了嘴,想起哈利曾和他们说过的,在斯内普的记忆中看到的画面。

“结束这个话题吧。”德拉科适时地说,“有自己人总比没自己人好,是不是?”

罗恩耸耸肩,转移话题道:“你们知道么,预言家日报上成天在讲哈利,广播里也是。哦,我刚才还和哈利提起斯基特那本书,昨天正说了一段特别有意思的……”

“如果是邓布利多、德拉科和我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就不用说了。”哈利提醒道,“我不久前才看完这一段,还不想重温一遍。”

“好吧好吧。”罗恩想了一会儿,又道,“你们知道搜捕队的事儿么?”

“什么?”赫敏问。

“搜捕队员。”罗恩说,“到处都是,一帮想靠搜捕麻瓜出身的巫师和纯血统的叛徒赚金子的家伙,每抓一个人魔法部都有赏。我听广播的时候他们提到的,哈利,你可是高挂榜首。”

“我的荣幸。”哈利做出一副谦逊的样子说。

“对了,我突然想到,”罗恩稍稍坐直了身子,“那条蛇是怎么回事?巴希达·巴沙特呢?”

哈利和赫敏对视一眼,解释道:“那条蛇就是巴希达,我想,纳吉尼……它躲在了巴希达的尸体里。它一直不在你们面前说话,是蛇佬腔的缘故。所以……抱歉,是我执意要去戈德里克山谷的。”

“你怎么也要去一趟,不是么?”罗恩一语双关地说,看着赫敏把挂坠盒拿到手上细细地查看,“所以我们的线索又断了么?下一步应该怎么样?”

“无论如何,你们都需要好好休养一下。”德拉科宣布,“哈利需要,罗恩,一会儿我看看你的伤。”

“不严重,我说真的。”罗恩无奈地拉起裤腿,“我算是明白哈利为什么这么怕你了……哦别瞪我,兄弟,我随口说说。”

“他没法否认,他就是因为没法否认才瞪你。”赫敏抿着嘴笑,“如果说有谁能让哈利对自己稍微上点心,我找不出德拉科以外的第二个人选了。”

“我应该感到荣幸么?”德拉科哼了一声,用魔杖敲了敲罗恩的小腿。他检查了一会儿,宣布罗恩确实没事,可以放哨。转而又看向哈利,对他伸出手。

“好,好,我明白。”哈利叹息着,站起来握住德拉科的手,“我这就回房间休息,晚饭也不管不问只等吃,放哨的事情交给你们三个——你来看着我,行不行?”

德拉科满意地点点头,拉着哈利的手,走进他的卧室。

之后的几天一切顺当,罗恩和赫敏一起出去寻找食物,哈利和德拉科基本留守在帐篷里。虽然只有短短不到一天,罗恩还是探听到不少消息。伏地魔的名字是禁忌的事已经不是禁忌,尽管有哈利警告在前,但是眼下各方面信息传递困难,金斯莱偶然说了一次,险些被捕,现在逃亡在外。

“我怀疑丽塔·斯基特写书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罗恩一边敲着收音机一边说,“在这本书刚上市的时候,人们普遍看到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事,那会儿的话题还围绕着邓布利多的谎言部分。但是后来,当大多数人都看到了你出场的部分,”他对哈利点了点下巴示意,“话题的风向就变了。丽塔·斯基特别把你写的好可怜,你还记得四年级那会儿的读者来信么?有一个人说你纯洁的眼神楚楚可怜什么的……大概就是那个样子吧。”

“哦别,我不想打哆嗦,不然德拉科会再给我加衣服的。”哈利搓了搓胳膊,把一根柴填进篝火里,用德拉科的魔杖让戳了戳露在外面的部分,“你搞明白了邓布利多为什么要给你熄灯器没有?”他问,“故事书和金色飞贼还是谜,希望你那个已经不是了。”

“这不是显而易见嘛。”罗恩伸手在篝火边取暖,“他知道我无论怎样都想回来,对不对?”

哈利露出一个微笑。

“说起来,嗯……邓布利多的事你怎么看?”罗恩犹豫了一下说,“你知道,斯基特虽然满口胡言乱语,但有些事情……”

哈利摇了摇头。“那些说明不了什么,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谁没有犯过错的时候?”他说,“虽然那会儿他和我们一样大,显得没什么说服力,但是不同的时候需要不同的人,对不对?我们是形势所迫,不该用自己来要求其他人。邓布利多对我怎么样,我是切身体会过的人,我自己清楚。”

罗恩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塌下肩膀,放松地笑道:“赫敏要我问问你,她说这事儿对你应该影响不小,你就是没表现出来。但是就像你说的,也是我想的……他那时候还很年轻,很多不喜欢邓布利多的人认为这是给了认为他完美的人一记耳光,但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人无完人不是……”

手暖过来,罗恩又去敲那个小小的木壳收音机:“唉,暗号到底是什么……我那天走得急,没听着……”他用魔杖轻轻敲着收音机顶部 ,小声念着胡思乱想到的词。德拉科正在厨房忙活,不然有时间就会加入罗恩这个猜词活动。上辈子那会儿他在马尔福庄园偷偷摸摸地听波特瞭望站,自认为还是能有些准确度。

夜静静的,哈利能闻到从帐篷口传出来的香味。有罗恩看着,他也稍稍放松警惕,蜷着身子,在收音机不时的刺耳声音中闭上眼睛。

他知道接下来要去找谢诺菲留斯,这是必须的一步。事实上,如果可以,他更宁愿自己把故事给赫敏讲一遍,就像他告诉了克鲁姆一样。可是,既然德拉科来了这里,那么这一步就完全无法避免了。更何况,不管怎么说,卢娜在食死徒手里……其实不去才是最好的吧?那样洛夫古德先生不必为难,卢娜在马尔福家的地牢里也不会有事……

“哈利。”德拉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他把《诗翁彼豆故事集》打开,放在哈利眼前,叫醒了他。像是明白哈利在想什么一样,德拉科指着邓布利多签名中暗藏的那个死亡圣器的标志,轻声道:“赫敏有新发现,她说我们最好去一趟卢娜家。你觉得呢?”

哈利叹了口气,白色的雾气吹在德拉科脸上。

“我想做什么你都知道,是不是?”

“不难猜。”德拉科说,“我知道你会为什么为难,又会更倾向哪一个答案。我得抢在你决定之前阻止你才行,毕竟我是更自私的那个,说白了只关心你一个。只是凑巧你比较无私,就显得我也很无私了。”

“其实我也很自私的啊。”哈利垂下眼睛,低声说,“那你怎么办?你跟我们一起去么?”

“然后和食死徒们一起离开。”德拉科说,“我去帮黑魔王听故事,回头商量一下计划,你们最好显得被我挟持了一样。我才十七,想要多讨一些功劳也是理所应当的,对不对?”

“卢娜……”

“我猜他们已经动手了,但是放心,既然是在我家,就不会有什么事。”德拉科把书往哈利面前又递了一下,问道,“你的决定呢?”

哈利把手放在了《诗翁彼豆故事集》上,他这才发现罗恩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到帐篷里去了,客厅的桌子旁是他和赫敏忙碌的身影。

“好。”他说,“我们计划一下,准备去洛夫古德家。”

 

TBC——

评论(33)
热度(358)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