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51

Chapter 251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做了最后的检查,收拾好东西准备上路。哈利昨晚趁着比尔找他说话,提前交代了不必特意送行。现在贝壳小屋里静悄悄的,哈利甚至能听到昨天收到新魔杖的迪安的呼噜声。迪安的新魔杖是泰德·唐克斯拜托奥利凡德先生做的,这一次迪安早早加入D.A.,学到了比以前更多的东西,两次帮助了泰德·唐克斯,唐克斯全家上下都感谢他。因此为他请求一根魔杖,实在不足为奇。

一切准备就绪,他们的背包分别塞进罗恩和赫敏施了扩容咒的衣服口袋里,已达成外表上的轻便。天空正呈现出自然的奇异景观,黑夜向黎明过度,星星还在闪烁,月亮却已经和太阳遥遥相望。罗恩、赫敏和拉环等在门口,目光都看着卫生间的门。

哈利正在卫生间。

他现在要喝下变成贝拉特里克斯的复方汤剂,然后……

哈利把头扭开,拒绝看镜子里自己穿上低胸长袍的样子。或者说,他完全不想看到一会儿自己变成贝拉特里克斯之后穿低胸长袍的样子。毕竟,现在低胸长袍在哈利身上也就是个深V,用来展现女性柔软曲线的设计,让哈利从脖颈到肚脐的皮肤呈倒三角形状展露。

这就已经很让人感到不好意思了。

哈利为求解脱一样摘下眼镜,打开复方汤剂。

几分钟后,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走出卫生间,胡桃木魔杖握在她的右手。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赫敏,发号施令道:“走吧。”

赫敏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天啊,真是太像了。”她搓着胳膊说,“好吧,你说得对,你能演好,毕竟你和布莱克一家都打过交道。”

哈利露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笑容,转头去看罗恩。罗恩现在已经被赋予了一张新的面孔、和一个全新的身份。他看着眼前逼真的贝拉特里克斯,看起来很想往后退两步。

“我算是明白德拉科为什么能一直糊弄神秘人了。”他说,“都是归功于你,哈利。”

“不如说是哈利在表演上的某种特性让他和德拉科走到了一起。”赫敏掐着罗恩的下巴,又调了调他胡子的长度。哈利在一旁端详片刻,没敢冒险用胡桃木魔杖,而是从皮袋里拿出山楂木魔杖,又改了改罗恩的眼廓。

“成了。”他收好山楂木魔杖,“我们出发吧。拉环,麻烦你抓住赫敏的胳膊。”

赫敏和拉环展开隐形衣,一会儿工夫就消失在下面。她的个头比哈利还要矮些,现在藏在隐形衣下,就是多带一个妖精也能轻而易举的完全隐藏。一切准备完毕,几个人一起幻影移形,几秒种后就出现在破釜酒吧门口。

他走了进去。

破釜酒吧里几乎没有人,显然生意惨淡。汤姆在吧台后擦拭玻璃杯,哈利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他恭敬地低下了头。

“莱斯特兰奇夫人。”汤姆说。

哈利扫了他一眼,越过他进入了小小的后院。他抽出胡桃木魔杖,在看似普通的墙上轻轻一敲。墙砖立刻开始旋转,形成一个拱洞。同样萧条的对角巷出现在眼前,哈利走进去,旁边一家已经关门的店铺的玻璃上,他自己的面孔正瞪着他。

许多衣衫褴褛的人挤坐在各家店铺门口,用破旧的帽子乞讨。哈利尽量保持自己目不斜视的状态,从他们身边走过。乞丐们纷纷拉起兜帽尽快逃离,一个眼睛上蒙着染血的绷带的男人蹒跚地走了过来。

“我的孩子们!”他揪着哈利的长袍问,用沙哑刺耳的声音问,“我的孩子们在哪儿?他把他们怎么了?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哈利心里一揪,随即不动声色地掰开了男人的手。

“我不是什么事都过问的。”他说。

“撒谎!”男人一把甩开哈利的手,反过来要抓他的脖子。罗恩这才反应过来,一个昏迷咒迅速丢出。男人应声倒地,哈利掸了掸袍子,吐了口气。

街道两边的窗户里露出了人脸 ,一小群衣着体面的过路人拉起长袍小跑起来,急于离开现场。哈利重整心情,对罗恩点点头,便抬脚继续向前。

“就是为了这个。”他一边走一边低声说,“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罗恩点点头,握着魔杖的手垂在身侧,整个人显得十分警惕。他们又走过两家店铺,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咦,莱斯特兰奇夫人!”

罗恩身子一僵,哈利拍了拍他的胳膊,转过身去。一个瘦高个的巫师大步向他们走来,一头浓密的灰发,鼻子又长又尖。

“特拉弗斯。”哈利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我看到你的魔杖找回来了。”特拉弗斯说,“怎么样啊?当初听到消息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竟然还有害虫敢抢你的魔杖!”

“那是他们不清楚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哈利冷笑了一声,用脚尖踢了踢晕倒在地上的男人,“这不就是一个?”

“这些没有魔杖的东西有时很麻烦。”特拉弗斯低头看了一眼,“如果他们只是乞讨我倒不介意,但有一个竟然要我到魔法部去为她辩护。‘我是个女巫,先生,我是个女巫,让我证明给你看!’”他尖叫着模仿道,“好像我会把我的魔杖给她——对了,前两天卢修斯还来我这儿选了根趁手的无主魔杖,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哈利心里咯噔一下。这个问题他可没经历过,之前在魔法部见到的时候马尔福先生不是有了一根新魔杖?那这次……

“帮德拉科选的。”哈利说,“我没说过我是带着德拉科一起去的么?就是因为带了个没经验的,才拖了我的后腿……”

特拉弗斯了然地点了点头:“是啊,是挺麻烦的吧?”

“毕竟是我的外甥,黑魔王宠信他,也是我的荣耀。”哈利摆弄了一下魔杖,“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特拉弗斯,我——”

“你的朋友是谁?”特拉弗斯饶有兴致地看着罗恩,“我不认识他。”

“新人,来参观新政权。”哈利对罗恩抬了抬下巴,“德拉哥米尔·德斯帕德,从特兰西瓦尼亚来的。”

“是吗?你好,德拉哥米尔。”

罗恩伸出手和特拉弗斯握了握,用一种古怪地口音说了声“你好”。

“那么,你和你的——啊——这位支持我们的朋友这么早就到对角巷来有何贵干啊?”特拉弗斯问。

“古灵阁。”贝拉特里克斯说,“你呢?”

“哎呀,我也是。”特拉弗斯说,“金子,肮脏的金子!我们活着离不开它——”

“我不是为了那种俗陋的东西。”哈利冷笑一声,“黑魔王有事吩咐我,我是带着命令来的。”

特拉弗斯点点头:“你说得对。既然这样,请吧?”

哈利点点头,跟在他身边,沿着蜿蜒曲折的鹅卵石街道前行。古灵阁就在眼前了,他们很快就走到了通往青铜大门的大理石台阶底部。大门两侧,原本身穿制服的妖精已经换成了两个巫师,各持一根细长的金棒。

“啊,诚实探测器。”特拉弗斯夸张地叹了口气,“很原始——但很有效。”

哈利附和地点点头,和他一起走上了台阶。特拉弗斯首先接受检查,就在他被放行的瞬间,赫敏在隐形衣下施展混淆咒。两个门卫微微一震,哈利脚步不停地走上前,稍微一顿便走了过去。

“等一等,夫人。”门卫举起探测器说。

“查了一遍还不够么?”哈利装出一副不耐烦地样子,扭头看过去,“怎么,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门卫瑟缩了一下,露出迷茫困惑的眼神,求救一样看向他的同伴。他的同伴也有点茫然:“是的,你刚才查过他们了,马里厄斯。”

哈利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一副憋着火但是不能耽误正事的样子。特拉弗斯素来知道贝拉特里克斯的名声,也没敢多问。

哈利带着罗恩,落后特拉弗斯几步,一路装模作样地比比划划,好像是在介绍什么似的。他们走到一个年长的妖精——正是被哈利用过夺魂咒的鲍格罗德——那儿。鲍格罗德把手里的金币丢到一边,随口说了声“小矮妖”,然后向特拉弗斯问好,接过他递上去的一把小金钥匙,检查过后又还给了他。

哈利跨步上前,把贝拉特里克斯的金库钥匙扔在了柜台上。

“尽快。”他冷声说,“如果耽误了,我就让你们好看。”

“莱斯特兰奇夫人!”鲍格罗德惊讶地抓起钥匙,“啊呀,没有错……我这就——”他旁边的妖精突然用细长的手指戳了他一下。年长的妖精才反应过来似的,有些犹豫道:“您有……身份证明么?”

“身份证明?”哈利生气地说,“身份证明!”他一把抽出魔杖,上前两步按着桌子,二话不说把杖尖抵在妖精的脑袋上,“你想要什么身份证明,钻心——”

“夫人!夫人!”鲍格罗德赶紧跳下椅子,“抱歉,我不知道——”

“看来古灵阁的消息有些落后了,这儿有必要再请更多我们的同伴来照看。”哈利拉长声音说,“我的魔杖凌晨就找回来了,那几个害虫是怎么死的,你想听听么?”

鲍格罗德往旁撤了一步,躲开哈利的杖尖,拍了一下手。一个年纪稍轻的妖精走过来,不一会儿按照要求拿来了装着叮当片的小皮包。鲍格罗德从柜台后走出,恭恭敬敬地对哈利鞠了一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就不和你一起了。”哈利扭头对特拉弗斯说,“不太方便。”

“可以理解。”特拉弗斯点点头,“但是我的事……”

“我会请其他妖精为您服务的。”鲍格罗德点点头,扭头看了看,挥手叫来另一个妖精,“带这位特拉弗斯先生去他的金库。”

那妖精点头称好,往前领着特拉弗斯离开了。

“我们走吧。”哈利催促。

“好的,夫人。”鲍格罗德点点头,捏着叮当片朝大厅的一扇门走去。哈利踩着高跟鞋,鞋跟在地面敲出一串清冷的声响。他的视线划过上辈子想要阻止鲍格罗德的那个妖精,刚才他用魔杖指着鲍格罗德的时候,赫敏适时地对他用了混淆咒。他以为哈利只是要搜查谁的金库,因此并没有阻止。

他们走到门后,鲍格罗德吹了声口哨,一辆小推车从黑暗中沿着轨道滚来。他们爬进小推车,哈利坐在鲍格罗德旁边,趁他注意力在控制推车上,抽出山楂木魔杖指着他。

“魂魄出窍。”

熟悉的感觉从哈利的胳膊流过,鲍格罗德浑身一震,露出一种快乐的表情。

“现在你们可以脱掉隐形衣了。”哈利刚说了一声,小推车猛然启动,速度越来越快。属于贝拉特里克斯的长头发向后飞扬,全都糊在了罗恩的脸上,他大喊了一声,似乎要吐了。

他们安安全全地到了莱斯特兰奇的金库门口,防贼瀑布没有出现,这说明哈利的伪装十分成功。拉环也终于放了心的样子,指向守在金库前的巨龙。

“天啊。”赫敏轻声说,“这太残忍了。”

这头巨龙久经折磨、虐待,两只眼睛近乎瞎了。想也知道,妖精对(他们认为的)没有智慧的物种一向轻视,它在这里从来没有被好好对待过。

鲍格罗德在夺魂咒的指引下尽职尽责地从小皮包里取出叮当片摇晃,领着入侵者们走到莱斯特兰奇家的金库门口,将手按在门上。巨龙在他们身后颤抖着嘶嘶吼叫,浑浊的眼睛死死望着这边。

金库的门打开了,哈利立刻走了进去。

“就站在门口。”哈利说,“什么东西都别碰到,等我指示。”

他小心地穿梭在每一个缝隙,挪到了曾经发现赫奇帕奇金杯的地方。感谢梅林,金杯还在这里。哈利舒了口气,从赫敏的串珠小包里取出格兰芬多宝剑,收好小包,举起手。

“倒挂金钟!”

哈利被赫敏的咒语提着脚拎上半空。赫敏小心地挥动魔杖,直到哈利说“好”才停下。赫奇帕奇金杯就在眼前,哈利没有费心把那东西拿下来,而是小心地按着柜子——幸好柜子是不会烧人或者复制的——靠了过去。

赫奇帕奇金杯独自一个放在柜子最上层,哈利看准地方,解除倒挂金钟,站在木板上。

木板发出危险的嘎吱声,现在赫奇帕奇金杯就在哈利的脚边。哈利深吸一口气,不敢相信这次行动竟然有这么简单。他扭头看了看罗恩和赫敏,罗恩做了一个催促的手势。哈利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将宝剑猛地斩下!

“滚出来!敢冒名顶替我的杂种!”

贝拉特里克斯的尖利的骂声突然在门外响起,与此同时,格兰芬多宝剑劈碎金杯,死亡的尖啸响彻金库!

 

TBC——

原著里比尔说,“一些妖精认为——古灵阁的妖精也许更容易认为:涉及金子和财宝时,巫师就不可信任,并且巫师不尊重妖精的所有权。”

曾经巴格曼加剧了拉环对巫师的不信任,但是这一次哈利改善了情况。对于哈利帮巴格曼还钱、主动提出给报酬、同意叫唤格兰芬多宝剑、并且毫不隐瞒地说出情况等表现,拉环将哈利判定为“可以信任的人类”。所以他看头冠那一眼只是在压抑自己的不满而已啦。

评论(55)
热度(318)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