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4

Chapter 264

伏地魔和哈利互相对视,同时开始面对面地绕圈子。碎裂的地板上留下他们无形的脚印,连绵成一个透明的圆,像是这场磨难不知哪里是开始,也不知如何才是彻底的尽头。

哈利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要冷静。他再次面临这个与生俱来的仇敌,面对他造成的满目疮痍和鲜血淋漓,握着山楂木魔杖的手丝毫没有颤抖。

“你知罪么?”一片寂静中,哈利首先开口了,“伏地魔,你愿意承认你的过错,并为此悔过么?”

伏地魔像是听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目光中的嘲讽几乎是实质地,刺得空气都寒冷起来。

“我明白了。”哈利深吸一口气,放大了声音。“我不希望任何人出手相助!必须是这样,必须是我!”

词句坚定落地有声,伏地魔眯了眯眼睛。

“波特说的不是真话。”他说,“这不是他的做派,对么?波特,你今天又想把谁当作盾牌呢?你没有亲人了……你的朋友?你的师长?被你蒙骗的斯莱特林?”

“没有谁。”哈利干脆利落地说,“从来都没有谁。盾牌不会让我活得更久,汤姆,你永远都不会了解的。”

“这么说,你不是邓布利多保护下的牵线木偶?”伏地魔讥笑道,“你只是偶然幸存,波特!”

“偶然?”哈利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是偶然,哪里是偶然?如果他的存活是偶然,如果他成为孤岛是偶然,那么偶然也太针对他了一点。

“你觉得一切都是偶然么?”哈利问,“你决定要杀我是偶然,我母亲为救我而死是偶然?我反抗是偶然,我送死是偶然,我活着是偶然?”

“偶然!”伏地魔叫道。但是哈利的声音盖过了他,高喊道:“开战以来没有一个斯莱特林去投奔你!今天半数食死徒离开了你!你最后一个忠心的仆人死去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偶然,叫嚣着想让你失败!”

“偶然!运气!”伏地魔说,“还有就是你动不动藏到大人身后哭鼻子,听任我为了你而杀死他们!”

“如果我有可以躲藏的后背,我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哈利说,“别再硬撑了,汤姆,今天一切都会结束。我和你只能活一个,而那个人不会是你!你的魔咒没有杀死我——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伏地魔没有说话,默默地转着圈子,像是等待这个答案。

“斯内普教授不是你的人,这不是用来动摇你的话。”哈利说,“他一辈子只追随了一个人、只忠诚于一个人,这个人不是汤姆·里德尔,而是莉莉·伊万斯!从你开始追捕我母亲那时起,从我母亲死在你的魔咒下起,他就是邓布利多的人!他不是老魔杖的主人,你也不是!一切都是邓布利多的安排,你已经做了错误的选择。那天夜里,在安排好的死亡之前,德拉科击败了邓布利多——他才是老魔杖的主人!”

伏地魔的脸上露出茫然地惊愕,但转瞬即逝。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轻声说,“即使你说得对,波特,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你不再拿着那根凤凰羽毛魔杖,我们只凭技艺决斗……等我杀了你,再去对付那个背叛者……”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而且你也来不及了。”哈利冷声说,“你难道以为德拉科的魔杖会攻击我?更何况……德拉科的魔杖已经属于我。你手里的魔杖是否知道他现在的主人心里是怎样的选择?你真以为它会听从你的哪怕最简单的命令么?别再挣扎了,汤姆。我知道的事情你不知道,想不想听听?你已经犯下了大错,你不理解的东西会让你含恨而死的。”

“又是爱?”伏地魔说,蛇脸上满是嘲讽,“邓布利多的法宝,爱,他声称能征服死亡,却没能阻止他从塔楼上坠落,像个旧蜡像一样摔得支离破碎——”

“可他已经得到了你追求了一辈子的东西。”哈利说,“伏地魔,你的梦想,你的永生……你永远得不到了。在你走上歧途的时候,已经有人真正找到了关键所在。”

“你说什么?”伏地魔握着魔杖的手颤抖了一下。

“你以为爱是无用的?”哈利说,“告诉你吧,就因为这无用的爱,雷古勒斯用生命背叛你,斯内普教授用一生背叛你,马尔福先生和夫人为家庭背叛你——德拉科更甚至于从来不忠诚于你!你看不到爱,小巴蒂·克劳奇,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他们如此忠诚,你也不过当他们随手可弃!”

“爱本身就是无用的东西!”伏地魔说,“它难道救下了你的泥巴种母亲?我杀死她就像踩死一只蟑螂!波特,这次不会再有人会因愚蠢的爱而挺身而出,挡住我的咒语。那么,我一出手,你怎么可能不死呢?”

“我知道有谁愿意为我遮挡死亡,但我今天用不着他这样。”哈利说,“你只了解死亡,而爱可以让你死亡。”

“幼稚可笑的梦话!”伏地魔嘲讽地说。

他们继续对峙着转圈,像是蓄势待发的两头野兽。绿眼睛对着红眼睛,刻苦的憎恨凝在他们之间那始终没有拉近、也没有放远的距离。

“给别人酷刑让你安全么?掌握生杀大权让你安全么?”哈利说,平稳地举着魔杖,“汤姆·里德尔,你看起来强大,但是你敢回头看看么?时至今日,站在这里,你内心深处也不过是那个在孤儿院被孤立排斥的可怜虫!你觉得不安全,所以你要掌握,用钻心咒索命咒来伪装强大……汤姆,你正因此而可怜。”

“你才会走上绝路。”伏地魔的声音在哈利听来变得苍白了,“波特,你所相信的是你一直在失去的。你以为你的爱能够做成什么?它只能带来厄运!你的亲人都是为你而死,你的朋友也是为你而死——你的爱人也会为你而死!相信爱?这实在是最可笑的一件事!哈利·波特,你现在什么都没能留下!”

“我什么都没能留下,好过你从来都一无所有!我为什么不相信爱?汤姆,没有人抛弃我,他们是被夺走的!”哈利厉声说,“是的,你将爱我的人从我身边剥夺了,但这不是说他们像你的父亲抛弃你一样抛弃了我!”

“你竟敢——?”

“我敢!”哈利说,“我已经杀过你一次了,汤姆!”

“那只是短暂的击溃——”

“而我注定要再次杀死你!”哈利截断伏地魔的话,大声道,“黑魔王标记其为劲敌——我能够杀死你,因为是你选择我送你一程!”

太阳升起来,耀眼的金色照耀礼堂,照耀到两个死敌的脸上。温暖和光明在此刻降临,哈利听见伏地魔高亢的声音在尖叫,而他也同时举起了德拉科的魔杖,将那堵塞在胸口的悲愤、绝望和希望倾泻而出。

“阿瓦达索命!”

“除你武器!”

两道咒语在空中相撞了,绿色和红色汇成一片耀眼的金,最终在结合处轰然爆炸。哈利曾经就止步于此,而现在,索命咒的绿光被逼退了,它顺着属于德拉科和哈利的老魔杖反馈给想要杀戮的人。哈利看见老魔杖飞到了空中,打着旋儿飞向后方——德拉科接住了它。

伏地魔踉跄后退,双臂张开,通红的眼睛里细长的瞳孔往上翻着。他僵直着站立,皮肤渐渐干枯,在阳光下一点点破碎,像是被毁坏的魂器。礼堂的窗户开着,风吹进来,轻轻滑过伏地魔的躯壳,那失去了灵魂和生命的存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那与生俱来的痛苦和折磨,那死亡之际刺耳的尖叫,还有那正中血脉的一击,那无法止住的鲜血流淌,那悲伤,还有那无人能够承受的诅咒……”

一瞬间令人战栗的寂静,人们惊恐地怔住了。随即,哈利周围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喧哗,喊叫声、欢呼声、咆哮声震天动地。初生太阳的强烈光芒照在窗户上,哈利久久没有动,直到德拉科第一个走上来,把老魔杖塞进了他的手里。

哈利像是此时才感觉到疲惫和寒冷,一切都结束了,终于都结束了,真真正正的结束了。没有重来,这一次他没有机会重来,也……舍不得重来。

哈利握住德拉科的手,低头看了片刻。然后他抬头,看着每一个看着他的人。他像是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朋友们站在咫尺的地方却没有上前,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眼中还有哀痛,却能够含着泪花露出笑容。他从未享受过这一时刻的喜悦,此时也无心可想。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梦中的那片战场,目之所及到处是战争的硝烟,尖叫声痛苦声在耳边交杂,久久徘徊。他行走在废墟中,脚边尽是熟人的尸体。乔治,莱姆斯,唐克斯,西弗勒斯……他没能做到。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让悲剧重演,如此无用,如此绝望。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赫敏转身带人围了一个有意无意的圈,恰到好处地挡住那些想要冲向哈利的人。人们似乎也慢慢意识到了什么,这是欢呼的时刻,是庆祝的时刻,他们茫然地看着他们的英雄,像哈利一样困惑着刚刚打败了伏地魔的男孩为什么这么难过,像是天塌了一样。

“东西呢?”哈利垂着头,松开和德拉科交握的手,对他摊开,“不要浪费。能救人的,总要用上。”

“他们在里面。”德拉科从口袋拿出独角兽血液,放到哈利的手心里,“哈利……”

“我们要用上。”哈利攥紧那个瓶子,“一个人也是救。”

“我明白了。”德拉科点点头,抽出魔杖,解除了哈利手指上的忽略咒。“我先帮你解除了。”他轻轻摸着哈利的手指说,“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哈利对德拉科笑了一下,接着收回手,转身向高台旁的小屋子走去。德拉科跟着他,在他走进房间以后挡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死亡只是穿越世界,如同朋友远渡重洋。他们仍活在彼此的心中。因为他们必须存在,那份爱与生活无处不在。在这面神圣的镜子里,他们面对面相视,自由地交谈,坦诚而纯真。这就是朋友的安慰,尽管据说他们都要走向死亡,但他们的友谊和陪伴将因为不朽而永存。

可我是如此的贪婪、自私,不想你们只是活在我的心中。可是……

曾经接待勇士的小房间,正中被清理出一大块地方安置死者。哈利挥动魔杖,让房间明亮起来,走到了亡者面前。装着独角兽血液的瓶子在掌心温热起来,浮沉的灰尘中,哈利的目光仿佛落在空处。

……可是。

我该怎么办呢?

 

TBC——

引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前言用诗。

评论(52)
热度(31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