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67

Chapter 267

“保护队被临时收编傲罗办公室,仍然由小天狼星带领。穆迪教授已经归队,他先前错过了开战,憋着一口气,食死徒残党说是闻风丧胆也不为过……”

“威森加摩现在由金斯莱一力负责。放心,绝对公平公正,不会出现小天狼星那种情况……这个你应该喜欢听,乌姆里奇被关入阿兹卡班。”

“对了,丽塔·斯基特被告了。邓布利多的崇拜者和你的崇拜者……可能还有一点儿我的,都抓着她不放。但是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匀给她,罗恩他们派了几个人去看着,不让她跑。”

“我爸爸妈妈顺利通过审查了,但是因为世界杯的事情交了一点罚款。斯内普教授也安然无事。他是治好伤才去接受审查的,有韦斯莱先生的例子,纳吉尼留下的伤口很好处理。”

“霍格沃茨的重建很顺利,七年级参战人数最多,现在集体放假。当然了,他们都留在学校帮着重建呢。我回去看了一眼,城堡还有一半没恢复。一到六年级的学生都在不漏雨的教室上课,可怜的科林和金妮……”

“我问了麦格教授,我们九月的时候回学校,跟着七年级一起上课就行——这取决于你的身体情况。对了,说起这件事,斯内普教授请辞校长职位,我找找……这儿,你看,麦格教授现在是校长了。”

“莱姆斯在琼斯夫人那儿的家教彻底不干了,麦格教授请他回学校教书,他同意了。金斯莱也邀请他当傲罗来着,但是他说一个家里有一个傲罗就够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家里有你一个傲罗就够了。你说呢?哈利?”

“哈利?”

哈利怔怔回神,看了德拉科一眼,手还捂在伤疤上。德拉科皱着眉,放下手中的《预言家日报》,伸手摸了摸额哈利的额头。

“头又疼了么?”

“没有。”哈利摇摇头,“就是有点走神了……你刚刚说丽塔·斯基特怎么了?”

“你真的有听我说话么?”德拉科无奈地叹了口气,“明明是你说要了解外面的情况,怎么反倒自己不愿意听了。”

“抱歉抱歉。”哈利在德拉科手心里蹭了蹭脑袋。

“我回去看过邓布利多——那些画像都鼓掌欢迎我,真吓人,我进去的时候还以为怎么了呢。”德拉科揉了揉哈利的头,“他说老魔杖随你处置,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至于冬青木魔杖,”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皮袋,“我打不开,它还想咬我,只能交给你自己来了。”

“谢谢。”哈利高兴地接过皮袋,打开,拿出断成两截的冬青木魔杖放在掌心。德拉科抽出老魔杖,念到:“恢复如初。”

魔杖重新接上了,杖尖迸出红色的火星。一股暖意从哈利的手指蔓延,他高兴地抚摸着自己的魔杖,问道:“你想要老魔杖么?你要是没有别的想法,我们就把它放回去——我支持放回去。”

“那就放回去。”德拉科毫不在意地说,“我更喜欢我的魔杖。”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哈利,“你的也行。”

“来啊?”哈利挑衅地说,“只要你不再被斯梅绥克拎出去,我无所谓。”

德拉科拿起老魔杖就敲哈利的头。哈利笑着往后躲,退到床边的时候被德拉科一把抓住,拉进了怀里。

午后的阳光正是温暖的好时候,晒得人浑身发懒。哈利现在也确实浑身发懒,清醒以后他在圣芒戈已经又待了一个多月,整个人都闲得发慌。尽管他真切地认为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就这么歇着也不是不好,但是前后加起来两个多月的时间他都没有离开过病房,换谁也受不了。

德拉科感觉到哈利在玩他的纽扣,知道他待得无聊,但是铁了心不纵容他。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哈利已经比刚刚清醒时好了很多。他膝盖上的伤已经好了,左手腕也不再虚弱无力。但是他仍然时时头痛,睡得也不安稳,稍微动得厉害一点都要喘上半天。而且……

德拉科箍着哈利的腰,能感觉到他的肋骨咯着自己的肋骨。他没法忘记哈利刚清醒的时候连走路都费力的样子,也没法忘记当时握在自己掌心的不像少年人的枯瘦的手。幸好那只是一时的,哈利清醒以后逐渐恢复正常饮食,慢慢增添了更多疗养修复的魔药。他现在已经多少恢复了原本健康的样子,脸色不再那么苍白,不用人扶也能够行走。虽然仍旧骨瘦如柴,摸起来抱起来都咯手,但能够看出来恢复了许多。

德拉科贴着哈利的耳朵叹了口气,突然含住了他的耳垂。柔软的舌尖勾着柔软的耳垂,牙齿轻轻厮磨引起一阵轻颤。白皙的耳垂很快被挑逗得红润起来,德拉科依依不舍地用舌尖滑过哈利的耳廓,稍稍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他一拉开距离,哈利反而不让。冬青木魔杖重新在主人的手中大显神威,第一件事就是锁死了门,还拉上门帘。

德拉科吓了一跳。他们确实是干柴久了就差烈火,但是现在哈利的身体情况也不是纵欲的时候。往事已往,来日还长,有什么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德拉科稍微用力扣住哈利的肩膀,刚要将他推开一点,却感觉哈利突然浑身一僵。

“怎么了?”德拉科松开手,“弄疼你了?”

哈利摇摇头,已经没了兴致,但还是顺势扑在德拉科怀里,半天没抬头。德拉科有点茫然,抚着哈利的背,轻声问道:“怎么了?”

“你刚刚扣着我的肩膀,我突然想起……”哈利犹豫了一会儿说,“……也没什么。就是噩梦而已。”

“什么样的噩梦?”德拉科轻声问,“现在不是一切都好么?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很奇怪的噩梦。”哈利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就是一片黑暗。我动不了,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我脸上扫。”顿了顿,他又说,“就好像我被什么束缚住似的……”

“是不是之前的事情让你压力太大了。”德拉科猜测,“时间一直让你束手束脚,所以你才……”

“我也不清楚。”哈利说,“我做这个梦……还记得我刚醒来的时候么?我当时就在做这个梦,因为用力挣扎还撞了你的脸。那时候我以为是你给我擦洗的缘故,但是现在……”

“你和斯梅绥克治疗师说过么?”德拉科拧着眉说,“他知道你睡眠状况不好,给你用的魔药应该是不会让你做梦的才对。”

“我没说。”哈利说,“这个梦断断续续的,我有时候能梦到有时候又梦不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是头疼导致睡眠不好,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吧。”

德拉科把下巴轻轻地磕在哈利的脑袋上,叹了口气。

“都过去了。”他说,“一切都过去了,哈利。只是个梦,别怕,好么?”

“我没有怕,只是觉得奇怪。”哈利笑了笑,“有你看着我我还怕什么?我一直在想邓布利多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给我准备礼物,还有下次见什么的,我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头绪。”

“也许是说让你去看看他的画像吧?”

哈利摇摇头,松开了手。

“算了,不想了。”他说,“事实证明,他给我留了谜题就会给我答案。我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

德拉科点点头,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那是一块小小的石头,正中有清晰的死亡圣器标志——是复活石。

“你那天把它留在了我手里。”德拉科说,“我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安排,就一直留着。昨天回家的时候,家养小精灵说我把它忘在了口袋里。”

哈利怔怔地看了复活石一会儿,点点头接了过来。

“就先放在我这儿吧。”他捏着那块石头,对着阳光看了看,“邓布利多说让我遇到生死问题时想想复活石的传说,也许日后还能用得着。”

德拉科没有提出反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小天狼星说今天会过来,应该也差——”

敲门声突然响起,德拉科用魔杖对门一点,门帘拉开,小天狼星出现在玻璃外。德拉科再挥魔杖,门开了,小天狼星大步走进来,脸上还有新添的两道伤。

“哈利!”他弯腰拥抱自己的教子,“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哈利说,“怎么受伤了?”

“难免的。”小天狼星拍了拍身上的灰,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我刚从斯梅绥克治疗师那里过来,他让我把这个带给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魔药,递过去,“他说你恢复得不错,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是仍然不能停了魔药,必须要仔仔细细地照料才行。”

哈利皱了皱鼻子,揪着被单不高兴地说:“我没有要——”

“听说只有德拉科才能治你不愿意喝药的毛病。”小天狼星揉了揉哈利的脑袋,“怎么啦?你之前基本也没停过药,一下子还不习惯了?”

哈利鼓着脸,扭过头嘟囔了什么,听起来似乎是“我现在又不用逼自己了”。小天狼星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药瓶塞给德拉科,眼神示意了一下。德拉科也不含糊,直接捏着哈利的下巴,也不干别的,就是看着他。哈利内心里满是挣扎,觉得德拉科真是太过分了,仗着自己永远输给他的目光就肆意妄为。但也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受制于人。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由不得任性,便很不情愿地乖乖喝下了那十分难以入口的魔药。

“这比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还难喝。”哈利苦着脸控诉,“我恨你们。”

“你恨他就行了。”小天狼星好笑地说,“毕竟我这个教父说的话现在不管用,是不是?”

哈利刚要出口反驳,德拉科就慢悠悠道:“既然你这么认为,不如我去拜托斯内普教授?”

哈利赶紧摇了摇头。饶了他吧,他就是随口一说,斯内普的魔药绝对比斯梅绥克的难喝。

“都是战争英雄了还这么幼稚。”小天狼星完全没有不高兴甚至还有点儿小开心地说,“以前倒不像现在这样。”

哈利撇撇嘴。

“好了,斯梅绥克说你恢复得不错,今天病房里可以多几个人。”小天狼星说,“亚瑟、金斯莱和卢修斯还要加班,斯内普肯定不愿意来,其他人应该都能到。你不是一直没有见过小泰迪?今天就能见到了。”

“我是不是该给我的教子准备礼物?”哈利来了精神,“德拉科,我们该给教子准备什么礼物?”

“你想送什么就送什么。”德拉科说,“正好小天狼星在,能够看着你。你要是想好了,我就直接去对角巷买回来。”

小天狼星拧着眉,看德拉科娴熟地往哈利嘴里塞了一块糖,又把他塞进被子里,嘴唇别扭地动了半天,最终一个字也没说,算是明确地承认了什么。


TBC——

小天狼星·我死去活来后他们告诉我我的教子同意了小马尔福的求婚我虽然为了他的幸福高兴但我怎么这么不爽呢·布莱克


屏蔽前评论:1 2 3 4

评论(51)
热度(36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