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16

Chapter 216

这是哈利所能想到的最完美的十七岁——如果斯克林杰没有出现的话。

斯克林杰的到来让卢平和唐克斯不得不离开,哈利认为自己因此就有足够的理由讨厌他了。更别提,斯克林杰这次来的比之前要晚些,哈利已经准备进屋去叫德拉科,现在只好作罢。

韦斯莱先生带着斯克林杰穿过院子,走到了长桌前。“抱歉,打扰了,”斯克林杰目标明确地走到哈利旁边,“而且我发现我擅自闯入了一个晚会。”他的目光在韦斯莱夫人制作的金色飞贼蛋糕上停留了片刻。哈利想起韦斯莱夫人告诉他德拉科有帮忙做这个蛋糕,感到不太高兴。这时候,斯克林杰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认准了今天的主角,对哈利点了点头。

“祝你长命百岁。”他说。

“别咒我了。”哈利不客气地站了起来,“什么事?”

“我想和你单独谈谈,”斯克林杰没介意哈利有些苛刻的态度,或者说两次谈崩后他也已经预见到这种状况了,“还有罗恩·韦斯莱先生,和赫敏·格兰杰小姐。如果可以的话……”他顿了顿,补充到,“还有德拉科·马尔福先生。”

院子里安静下来,不多时小天狼星脸色难看地开口道:“这种场合不适合提起马尔福,部长。”

“抱歉。”斯克林杰毫不抱歉地说,“那么,只有波特先生也可以。——亚瑟。”他问韦斯莱先生,“有让我们谈话的地方么?”

“有,当然有。”韦斯莱先生说,显得有点紧张,“嗯,客厅,客厅不就可以嘛。”

“你在前面走。”斯克林杰对罗恩说,“亚瑟,你就不用陪着我们了。”

“他叫我们干嘛?”罗恩一边站起来一边问哈利,不情愿地去前面带路。哈利拍了拍他的肩膀,对小天狼星做了个“放心”的口型,看见韦斯莱先生和夫人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他心里也十分不安,不知道德拉科会不会在客厅里被看个正着。为了缓解这点不安,哈利让自己到处乱看。他看到为了婚礼而支起的乳白色的大帐篷,认出帐篷顶上金色旗子正对着的是金妮的窗户。这有效地减退了哈利的不安,甚至让他能给原本脑子里不清楚的陌生男子填上科林·克里维的脸。

“你心情似乎不错。”斯克林杰回头看了哈利一眼。

“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哈利淡淡地说,“我成年了,应该高兴一点。”

斯克林杰把头转了回去。他们穿过杂乱拥挤的厨房,进入陋居的客厅。小天狼星的帐篷就在靠角落的地方放着,帐篷入口关的严严实实。

“你们在家里野营?”斯克林杰问。

“为了不给朋友们添加更多麻烦。”哈利挥了挥魔杖,把油灯点亮,“请坐。”他指了指沙发,冷眼看着斯克林杰坐到了韦斯莱先生平常坐的那把松软凹陷的扶手椅上,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三个,我想最好一个一个地问。你们俩——”斯克林杰指着哈利和赫敏,“——到楼上去等着,我先跟罗恩谈谈。”

“有话说话。”哈利说,“要么我们三个一起谈,要么一个也别谈。”反正你怎么都得把东西给我。他在心里想。

斯克林杰审视地看着哈利,他显然意识到了就像过去的谈话一样他无法拗过哈利。于是他耸耸肩,清了清嗓子,道:“好吧。那就一起谈。我相信你们知道,我是为了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遗嘱来的。”

三个人谁也没表现出特别惊讶的样子,好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这倒让哈利有点儿意外了,他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方面的事。但是紧接着,他想起德拉科之前提起魔法部可能会有人来,便想到可能他对罗恩和赫敏也提过这件事,所以才没让他们太过吃惊。不过,赫敏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愤怒表情,显然已经明白了魔法部对邓布利多的遗物做了什么。

“看来你们并不意外。”斯克林杰说,“你们早就意识到邓布利多会给你们留东西?”

“罗恩和我一起做了很多事,赫敏的成绩则一直是最优秀的。”哈利在罗恩的后腰轻轻掐了一下,面不改色地看着斯克林杰,“如果你已经充分检查完了,”他对斯克林杰张开手,“拿来。”

斯克林杰看着哈利张开的手掌,不满地皱了皱眉。“这就开始了。”他说,“但我首先要把韦斯莱先生的东西给他。”

哈利嗤笑一声,收回了手。

“现在宣读遗嘱。”斯克林杰把手伸进斗篷,掏出一个拉绳小袋。他从里面抽出一卷羊皮纸,展开来大声读道:“‘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莱恩·邓布利多的遗嘱……’对,在这里,‘……我的熄灯器留给罗恩·比利尔斯·韦斯莱,希望他使用时能想起我。’”

斯克林杰从袋子里掏出那个看起来像是一个银制打火机的东西,把它递过去,但只悬在罗恩摊开的手掌上方。

“这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东西。”斯克林杰注视着罗恩说,“甚至可能是独一无二的,肯定是邓布利多自己设计的。他为什么要把这么稀罕的东西留给你呢?你和邓布利多很亲密么?”

罗恩没想到邓布利多留给他的东西竟然是熄灯器,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斯克林杰抓住了这个时机,追问道:“邓布利多教过的学生准有好几千,但他在遗嘱里只给你们三个留了礼物,这是为什么呢?韦斯莱先生,他认为你会拿他的熄灯器做什么用呢?”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留给我,我又不是邓布利多。” 罗恩喃喃地说,“而这个熄灯器,我除了用它把灯熄灭,还能做什么?他从来不在乎这些东西,你知道的,他说过只要不把他从巧克力蛙的卡片中撤下来,他什么都不在乎。”

斯克林杰显然也提不出什么建议,他看了罗恩一会儿,把熄灯器放在了他的手掌上。哈利盯着他的动作瞧,也搞不懂邓布利多把熄灯器给罗恩的含义。难道邓布利多认为罗恩依然会和他们产生矛盾么?

罗恩低头看着熄灯器,斯克林杰眯着眼睛瞧着他,又转向邓布利多的遗嘱。

“‘我的《诗翁彼豆故事集》留给赫敏·简·格兰杰小姐,希望她会觉得这本书有趣而有教益。’”

斯克林杰又从袋子里掏出一本小书,看上去跟赫敏用飞来咒召唤来的《尖端黑魔法揭秘》一样破旧,封皮上斑斑点点,好几处都剥落了。赫敏一言不发地从斯克林杰手里接过书,放在膝盖上,用目光抚摸着如尼文的书名,一颗泪珠啪的落了下去。

“你认为邓布利多为什么要把这本书留给你,格兰杰小姐?”

“他知道我喜欢书。”赫敏声音嘶哑地说,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但为什么是这本书呢?”

“不知道,他肯定认为我会喜欢。”

“你跟邓布利多谈论过密码和传递秘密情报的其他方式吗?”

“没有,”赫敏仍然用袖子擦着眼睛说,“如果魔法部三十一天都没能发现这本书里藏着密码,恐怕我也不能。”

哈利赶紧往旁边让了一点,让罗恩能把胳膊抽出来搂住赫敏的肩膀。赫敏低着头,又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斯克林杰则再次转向遗嘱。

“‘我留给哈利·詹姆·波特的,’”他念道,“‘是他在霍格沃茨第一次参加魁地奇比赛时抓到的金色飞贼,以提醒他记住毅力和技巧的报偿’。”

斯克林杰掏出那个胡桃大的小小金秋,它的一堆银翅膀有气无力地扇动的,让哈利心里一紧。

“邓布利多为什么要把这个飞贼留给你呢?”斯克林杰问。

“遗嘱里不是说的很清楚么?”哈利随意地说,“你再看看?”

“这么说,你认为这只是一个有象征意义的纪念品?”

“我想是吧,”哈利说,“还会是什么呢?”

“我在问你呢。”斯克林杰把椅子挪得离沙发更近了一点。

“我的回答也已经给你了。”哈利说。

“我注意到你的生日蛋糕是一个飞贼的形状,”斯克林杰看了一眼窗户,“为什么?”

“需要我给你说说我在霍格沃茨抓过多少次飞贼么?”哈利满不在乎地说。

“我对你抓过多少次飞贼没兴趣。”斯克林杰说,“但我想你们知道飞贼本身就是个藏小东西的绝妙地方吧?”

哈利耸耸肩,懒得理他。赫敏却下意识做出了回答:“因为飞贼有肉体记忆。”

“什么?”罗恩茫然地问了一句。

“正确。”斯克林杰说,“飞贼被放出来前,没有被裸露的皮肤触摸过,就连制造者也没有摸过,他们都戴着手套。飞贼身上带有一种魔法,它能辨认第一个用手触摸它的人,以防抓球时产生争议。这个飞贼——”他举起小小的金球,“——会记得你的触摸,波特。我突然想起,邓布利多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魔法技艺却十分高超,他大概给这个飞贼施了魔法,只有你才能打开。”

哈利嗤笑一声,伸手拿过了那个飞贼——或者说抢过了那个飞贼。

“所以呢?”哈利梳理了一下飞贼疲惫的翅膀,“有什么奇迹发生?”

斯克林杰失望地收回了目光,显得有点烦躁了。“邓布利多还馈赠给你一件东西,波特。”他说。

“打不打算给我。”哈利看了看斯克林杰,“不打算就别说。”

“看来你已经知道邓布利多会给你什么?”斯克林杰问。

“因为你看起来不打算再拿东西。”哈利指了指斯克林杰放在膝盖上的手,“是什么?”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宝剑。”斯克林杰慢慢地说。

“什么!?”赫敏激动地问。

“在哪儿呢?”罗恩怀疑地问。

“很不幸。”斯克林杰说,“邓布利多没有权利把宝剑赠送给他人。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宝剑是一件重要的历史文物,它属于——”

“不用说了。”哈利打断他的话,“给马尔福的东西呢?快给我,然后就请您离开吧,原谅我不想请您留下来吃饭。”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斯克林杰冷声说,“是不是邓布利多相信只有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宝剑才能打败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波特,他希望把宝剑给你,是不是因为他像许多人一样,相信你注定要消灭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我真的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了。”他慢慢地说,“我不管你到底怎么想,脑子里认为熄灯器、童话故事、金色飞贼甚至格兰芬多的宝剑有多少阴谋诡计——魔法部保持沉默的每一刻都是我不会和魔法部合作的可能。好言劝你,部长,有时间拆熄灯器、找童话书里的密码、想办法拆开金色飞贼、阻挠别人拿到遗物,不如把魔法部整理整理。”

“你是什么意思?”斯克林杰危险地眯起眼睛,“想干涉魔法部了?你以为——”

“如果你需要一个十七岁的毛孩子来告诉你怎么干你的工作,那你就该反思自己了。”哈利直接说出了斯克林杰接下来想说的话,弄得他一愣。但是紧接着,斯克林杰一跃而起,魔杖直指哈利的胸口。

“别太过分了,波特!”他说,“这不是在开玩笑,所有的这些事——”

哈利赶紧按住了罗恩要举起魔杖的手,然后举起自己的右手,给斯克林杰看他手背上那些泛白的伤痕:“我不喜欢你的方式,部长。记得么?”

斯克林杰僵住了,他的魔杖尖端冒出火星来,在哈利的衣服上烧了一个洞。然后他一言不发地魔杖,把一封信丢在了哈利身上,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房间。哈利没有追上去,而是赶紧冲到帐篷前,门口的料子已经被揪出了褶皱,他赶紧把它打开了。

“我没事。”哈利对站在门后的德拉科说,“他已经走了。出来一起吃饭吧,不会再有外人来了。”

德拉科没说话,伸手查看了哈利衣服上那个洞。然后他才松了口气似的,对罗恩和赫敏简单打了个招呼,让他们也跟着进了房间。

“我们一会儿再出去。”德拉科说,对哈利勾了勾手指,“邓布利多给我留了什么?”

“一封信。”哈利说,把信递给德拉科,“不知道魔法部有没有打开过,你自己拆吧。”

德拉科拆开了信。他仔细地看着,慢慢皱起了眉头,看了哈利一眼。

“你瞧。”他把信递过去。

“这是……”哈利也皱起了眉。

邓布利多给德拉科的信上只写了一句话:“走本来的路。”

 

TBC——

藿香正气水难喝。

评论(75)
热度(452)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