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Again·222

Chapter 222

哈利第二天清晨醒来,柔软舒适的床铺和暖洋洋的被窝让他茫然了片刻。窗帘严严实实地遮挡住外面的世界,哈利想起罗恩和赫敏就睡在旁边,小心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赫敏正睡在罗恩的臂弯里,昨晚他们三人在二楼住下,床足够大,拼起来以后三个人睡也不会觉得拥挤。哈利能听到好友缓慢深长的呼吸,他笑了笑,披上外套,穿好鞋子,小心翼翼地离开房间。

虽然知道了韦斯莱一家已经没事,哈利还是在想着要给小天狼星报个信。虽然已经在韦斯莱家休养的不错,但他毕竟是带着病让小天狼星见了面的。昨天的情况太过紧急混乱,他一直没能和小天狼星说上两句话,恐怕小天狼星现在担心得不得了。

哈利一直走到五楼,首先去了布莱克夫人的房间。布莱克夫人的房间与整个格里莫广场12号格格不入,是哈利曾经熟悉的阴暗。小天狼星听从哈利的建议,修缮了这房子的大部分,唯独除了他父母曾经的卧室。哈利当时自然理解小天狼星,只是在雷古勒斯的真相揭露后,他以为情况会好些……

哈利点亮了卧室的灯,瞬间被吓了一跳。房间倒是干净整洁的,想来克利切有好好收拾过。只是,墙上一排一排整整齐齐地挂着原本在走廊的家养小精灵脑袋,实打实地有些吓人。哈利在房间里找了一会儿,在门后发现了菲尼亚斯·奈杰勒丝的画像。画像现在还是空白的,小天狼星一直把它放在这里,设了咒语以防有通知。想来,菲尼亚斯自己也不愿意一出来就看着满满一屋子小精灵脑袋,能不来就不来。

哈利摘下画像,在小天狼星的卧室门口站了一会儿,便下了楼。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了书桌的抽屉。抽屉里按时间整整齐齐摆放着德拉科的来信和回信,塞得密密麻麻。哈利用手指拨弄着那些信,几只纸鹤从抽屉最深处飞出来,绕着哈利的手指盘旋。

“我得给你们换个地方了。”哈利若有所思地说,“我总在想邓布利多的话,按照原本的路走的话……他肯定知道了什么,不愿意告诉我,或者不能告诉我,最好不要告诉我。他按照曾经做的行事,并且要求我和德拉科也这样……那么接下来,会有人来搜查这房子也说不定。”他叹口气,抓住一只纸鹤。纸鹤乖顺地停在他的手心,用喙啄了啄他掌心的纹路。哈利站起来,纸鹤在他身边慢悠悠地飞着。他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就是德拉科给他寄魁地奇饼干的那一个。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放着德拉科送给他的东西。哈利从口袋里拿出“挚爱哈利·波特”的徽章,金色飞贼形状的袖口,和金红配色的领带夹,一起放了进去。然后他抱着盒子回到书桌前,把信拿出来,整整齐齐地收进去。

“我不能带着你们。”哈利把纸鹤一只一只地抓住,“其实我想带着,但是我毕竟是去逃亡。如果把你们弄丢,那就太让人……”他的声音停住了。

盒子里,因为有些空余,排在最末的一封信歪斜地靠着盒子内壁。这封信没有信封,也不是德拉科惯用的低调奢华有内涵的信纸。这封信发黄发旧,和一张照片放在一起,照片上,一岁的哈利骑着玩具扫帚飞来飞去,詹姆追在他身后,莉莉站在一边看。

哈利坐下来,拿出这封信,打开,重新看了一遍。他一遍遍描绘着母亲笔下的g,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描绘母亲的温度。他想象母亲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写这封信,想象父亲倚在一旁看,在母亲手边放下一杯红茶。

“哈利?哈利!哈利!”

焦急的喊声突然传来,哈利骤然回神,意识到是赫敏和罗恩在找他。“我在这儿!”他喊道,“在我房间里——我没事!”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赫敏冲了进来。

“我们醒来不知道你去哪儿了!”她气喘吁吁地说,扭头冲着楼梯喊道,“罗恩!他在这儿!”

“你这个混蛋!”罗恩在楼下喊,“我们还以为你自己偷跑了!”

“我总不好打扰你们吧。”哈利摸摸鼻子,喊回去,“抱歉。”

“求求你不要失踪,我们都吓坏了!”赫敏叹口气,扫视着房间道,“你在干嘛?”

“收拾一下。”哈利说,“我总有不好的预感,觉得这儿马上就要不安全了。德拉科跟我有不少通信,如果这些被发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赫敏的目光在书桌上那个斯莱特林风格的盒子上顿了顿。“你要带着么?”她柔声问。

“不了,我怕会弄丢。”哈利叹口气,“藏起来就行了,像这样……”他对盒子用了一个缩小咒,然后走到书柜旁边。他把书柜挪开一点,把后面的地板撬起一个小口,将盒子塞了进去。“恢复如初。”哈利对着被破坏的地板念了咒语,然后把书柜归于原位,扭头对赫敏笑了笑。

“那个不收起来么?”赫敏指了指他手上的信。

“这是我妈妈写给我的。”哈利笑了笑,打开给赫敏看,“五年级韦斯莱先生受伤的时候,我不是和你们说小天狼星给了我一封我妈妈的信?就是这个了。你瞧,还有我小时候的照片。”

“哦,哈利……”赫敏对着照片上的婴儿微笑,眼睛里泪光闪闪。

“我想把这个带着。”哈利说着,把信和照片一起放到海格送他的袋子里,“行了,我们下去吧……怎么啦?”

赫敏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哈利。那目光就好像写着“你有事瞒着我,而我已经知道了”,让哈利浑身不自在。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是戈德里克山谷?”赫敏轻声问,“你看过邓布利多的信后就决定了我们的第一步……‘本来的路’是指邓布利多的安排么?可是如果是他的安排,为什么你一直说你没有计划,不肯告诉我们呢?”

“我……”哈利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话。他从五年级和德拉科吵架那一次就有这种感觉,赫敏已经看出了什么。当时或许只是猜测,哈利也料定赫敏回去寻找答案。但他没想到赫敏真的找到了答案,毕竟时间魔法过于晦涩神秘,萨拉查的手稿又已经被邓布利多销毁。赫敏只能无限接近真相,而发现不了真相。既然没有确切的真相,那她本也不该贸然发问才对。

“我本来不想问你的。”果然,赫敏继续说道,“你有很多秘密,你,和德拉科,你们有很多秘密。”

“我不是要瞒着你们——”

“那就是不能说了。”赫敏点点头,“是怎样一种不能说?你有苦衷不能说,还是有什么不让你说?”

“这——”

“我本来已经揭过这个话题了。”赫敏说,“但是,你转移那天……”她抿了抿唇,“我听到你对乔治喊,虽然没听清你到底说了什么,但是我发誓我听到了‘耳朵’这个词。放心,我没叫罗恩知道。不过……你一开始就知道么?”

哈利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现在完全是举手投降,赫敏的发问突如其来,句句在点,叫他完全招架不住。他张了张口,想着反正也到这时候了,说了也无妨。但是时间却拉扯着他的唇舌,叫他没法说出一个字来,只好住口。赫敏瞧了瞧哈利,若有所思道:“看来是有什么不让你说了。”

哈利苦笑了一下。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他问。

“我一直都想问,一直不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问。”赫敏叹了口气,“有一个想要搞懂又没办法搞懂的问题真是太难受了。”

“所以……你的结论是?”

“也许你算是……真正的预言家?”赫敏揣测着,“你总是提前知道什么,我也只能往这方面想了。”

哈利一下子笑了出来。“差不多。”他说,“其实我也没想瞒着你们,只是实在不能说。你会知道的,那一天应该也不会太远了。”

“看来是我猜错了?”赫敏挑挑眉毛,“好吧,放过这个话题,我等着你给我答案。”她笑了笑,从门口让开了,“走吧,我想你也饿了。”

哈利点点头,跟着赫敏下了楼。他们经过原本属于雷古勒斯的房间,门牌在视线中一闪而过。金属的光泽时光般从眼角流逝,沉寂于黑暗。

厨房里竟然还有些新鲜食材,可能是克利切准备的。赫敏在厨房忙活了一阵,三个人解决了早饭。赫敏在客厅里阅读《诗翁彼豆故事集》,罗恩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打火机。哈利坐了一阵,发着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跳了起来。

“双向镜。”他说,“我去一趟小天狼星的房间,我记着他把双向镜碎片收起来了。”

“是么?”赫敏惊喜地说,“那可再好不过了!哪怕只是碎片,如果能联系到他——他肯定很担心你!”

“我这就上去看看!”哈利说,“我希望他带着完好的那一面了,毕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说上话……”他说完就上楼去了,进了小天狼星的房间。这里是哈利唯一没有提出整改意见的地方,全凭小天狼星自己愿意,还留着不少他少年时代的风格。哈利在屋里找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一包双向镜碎片,但同时,小天狼星的那一面双向镜也在这里。

哈利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是彻底没有办法联系小天狼星了。他想了想,捡了三块比较完整的碎片,又拿了完好的那一面双向镜,这才离开小天狼星的卧室。他慢慢地下楼梯,想着也许可以等卢平找来的时候让他把完好的双向镜交给小天狼星。刚走到三楼,赫敏却跑了上来,握着拳头,张着嘴,有话要说却不知道怎么说的模样。

“发生什么了?”哈利惊讶地问。

“你……冷静些。”赫敏按了按哈利的肩膀,拉着他往楼下走去。客厅里,罗恩站在窗户旁边,窗帘被拉开了一条小缝。见到赫敏下来,他往旁边让了让,担心地看着哈利。赫敏拉着哈利走到窗户旁边,哈利按照她的示意奇怪地往外面看,见到两个食死徒出现在广场上。

“有人告诉了神秘人格里莫广场12号。”赫敏握着哈利的手,“你知道……你说……”

“我不知道。”哈利盯着那两个食死徒,拍了拍赫敏的手背,“没事,也算预料之中……”

“你的脸色可难看得很。”罗恩把窗帘重新拉好,“怎么?”

哈利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神秘人是怎么得知的。”他说,“德拉科和斯内普教授毕竟已经说了他们一直被防备着,那么也许,伏……我是说,神秘人采取了什么极端手段……”

“你最近有这样的感觉么?”赫敏问,“你觉得他在折磨什么人么?”

“可能只是他控制的很好。”哈利攥了攥拳头,“算了,我们担心是没有用的……”他吐出一口气,“我再想想有什么办法联系小天狼星……也许过两天他会来也说不定。对了……”他把双向镜碎片拿出来,刚要一人一块地分出去,却又收了起来。

“没什么。”他这样说。

 

TBC——

今天算是把开学第一周缓过来了,瘫软。

评论(33)
热度(386)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