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Second

   

【德哈】Castle·187

Chapter 187

哈利将手上紫色的小册子放在一边,仔细阅读《预言家日报》的报道。

他正在看第二面,是关于魔法部那场战斗。魔法部走了四分之一的人,这四分之一的人几乎都被送进了阿兹卡班。而且伏地魔在魔法部公开露面,这一消息得到了官方承认……魔法界一片动荡,每个人都惶恐不安,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真相。

没有一个记者会错过这种机会,因此,即便哈利安稳地离开了圣芒戈,平静地结束了五年级的校园生活,顺利考完O.W.Ls,还是在放假时被记者堵在了火车站。记者们询问他是怎样潜入魔法部,是否真的再次打败了伏地魔,询问他为什么出现在魔法部,邓布利多在这次事件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福吉有意引咎辞职是否为邓布利多示意……

哈利不乐意回答这些问题,只道“无可奉告”。可记者们是把他堵在下车的地方,他后面全是要下车的同学。记者们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不会离开,哈利也一时没办法后退换个门走……然后,哈利记得很清楚,德拉科很不高兴地伸出一只手臂挡开记者,话里带刺地回答:“福吉引咎辞职是因为他自己愚蠢。如果你们想知道这事是否跟邓布利多有关,不如现在就上火车,去霍格沃茨问问他本人。”

虽说哈利本人也是个大新闻,但要是能去霍格沃茨,在办公室里坐着问邓布利多,又怎么会所有记者都堵到国王十字车站。

跟着火车一起回去?还真有记者动了这个心思。德拉科就趁着这个功夫从人堆里带走了哈利,报道上清楚地写了这么一句:“面对记者提问,哈利·波特显得无所适从,其男友小马尔福先生替他回答了记者问题并将其带离,记者猜测‘不许谈论’的禁令同样对哈利有效,事态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峻。”

配图正是德拉科护着哈利从记者堆里离开的一幕,照片上的德拉科冷着脸,挡开记者的动作非常帅气,护着哈利的动作非常温柔。不过,这只是《预言家日报》的报道。同样一张图片,在《巫师周刊》上被好事之徒分析出了许多阴谋,说:“救世之星或许正被食死徒操控,邓布利多应重视哈利·波特择偶。”

哈利被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气得不清,但更多的是忧心德拉科会受到影响。不过——“择偶”,哈利记得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拉长了声音说出这句话,“我们还只是交往,这人就能帮我们预见到婚姻,看来对你我的未来,有人比我还要急。”

有故意逗哈利高兴之嫌,哈利也确实被逗笑了,甚至现在想起当时德拉科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哈利还是忍不住翘起嘴角。

门在这时被敲响三声,德拉科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他显然不是要获得一个许可,敲门声刚刚停止,便一边开门,一边说了句“我进来了”。哈利手上将报纸翻回第一页,抬头看他,问道:“邓布利多来了?”

“你的成绩单来了。”德拉科说,“大家的都来了,弗雷德和乔治兴致勃勃,要开个发布会,让我来叫你下去。”

“弗雷德和乔治回来了?”哈利眼睛一亮,“他们倒是有空,一封信都不写给我,我这个投资人都不知道进展怎么样……”

从霍格沃茨毕业后,弗雷德和乔治以哈利在三强争霸赛赢得的一千加隆为资金,买下了对角巷93号,要开一家“魔法把戏坊”。毕业第一天他们就去做了这件事,躲开了韦斯莱夫人的抱怨和怒火,只给哈利留了消息,让他这个投资人等着分红,还说:“我们一定会大赚一笔。”

如今总算是又有了消息。

德拉科靠着门框,笑着说:“他们刚刚忙完,这两天开店。我猜他们想邀请投资人剪彩……不知波特先生意下如何?”

哈利笑着摇摇头,把报纸放到一边。

“那天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非常时期,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走吧,下楼去看看我的成绩单……希望我占卜学及格了。”

德拉科的目光顺着哈利的动作落到报纸上,那儿有一张占据了大部分版面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人有一张凶狠的脸,正向照片外挥手。

“没想到福吉会跑这么快。”德拉科哼了一声,“该说不说,他最后听了邓布利多的话,将魔法部肃清,这一手非常漂亮。如果他脸皮够厚,再坐两年魔法部部长的位置也不会怎么样。”

“大抵也是认识到自己如今能力不足。”哈利说,“你要是问我的话,我觉得他是怕死——伏地魔卷土重来,可不会放过在任的魔法部部长。”

“倒也是一方面考虑,但我想他的目光没有那么长远。”德拉科不屑地说,“不过,斯克林杰也未必是个好选择。他嫉恶如仇不假,但比福吉更有本事,不会像福吉一样遇到事情就跟邓布利多商量。”

“听起来他至少是个有共同目标的盟友。”哈利说,“魔法部现在干干净净,上下一心,邓布利多大概也不需要一个下属一样的部长做队友,要打败伏地魔,斯克林杰这样的部长肯定是更有用的。”他拿起那本紫色的册子挥了挥,“至少他立刻就干了点实事,而不是先想着怎么封锁消息,对吧?”

那个小册子是魔法部发布的安全准则,详细地告知民众如何自保,如何警惕。什么不要独自离家,不要天黑还在外面游荡,跟朋友约定暗号,遇到异常立刻联络魔法部……有用是有用,但一般民众真的遇上这些事,恐怕还来不及上报给谁知道,就会被食死徒发现,变成一具骸骨。

“弄得人人自危,未必就不是政治手段……”德拉科嘀咕了一声,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哈利起身,随他一道下楼出去。

非常时期,格里莫广场12号暂时只作凤凰社的指挥部用。那儿每天人来人往,气氛严肃,小天狼星与莱姆斯忙得不见人影,马尔福夫妇也不放心德拉科跟他们在一起,便让哈利和德拉科到陋居暂住。陋居因此受到了严密的安全保护,连信件都要审查过才能送达,但没人在意这个。“格里莫广场现在的氛围根本不适合哈利生活,他还是个孩子,该少接触点那些事情”——韦斯莱夫人一贯是这样认为的,自然十分乐意哈利到陋居暂住,并且愉快地把德拉科跟哈利一块安排到弗雷德跟乔治的房间。

另外一提,今年的陋居虽然没有弗雷德和乔治,但也是热闹非常。比尔带了女朋友回家,不是别人,正是三强争霸赛上与哈利同争冠军的芙蓉·德拉库尔——哈利和德拉科刚出楼梯口,迎面就撞上了她。

“阿利!德拉科!”芙蓉高高兴兴地说,“他们让我来催一催,怕你们一凑上就忘了时间,不知道楼下还有人在等了!”

德拉科悄悄地撇了下嘴,颇为警惕地看着芙蓉,像是怕她又上来亲哈利两口,就像她这个暑假刚见到哈利时一样。哈利察觉到德拉科的不快,忍着笑跟上芙蓉:“多说了两句话,让你们久等了。”

“我没什么,就是他们已经念完罗恩和赫敏的成绩单,就差你们的了。”芙蓉笑着看了眼德拉科,“别那副表情,亲爱的,我不是保证过不会再乱亲你的小男友了吗?”

一点不懂含蓄的法国人——德拉科在心里抱怨着,对芙蓉假笑了一下。芙蓉也回了一个笑,转身往厨房走去,说要去拿些点心。德拉科和哈利一块走进客厅,弗雷德抓着一个鼓,乔治则拿了魔杖当话筒举在身前。金妮从宽大的单人沙发上起身,坐到罗恩跟赫敏旁边,把地方给哈利和德拉科腾出来。

弗雷德使劲地敲了几下鼓。

“欢迎我们姗姗来迟的嘉宾,哈利·波特先生与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乔治说,“希望我们的房间一切都好——”他咧着嘴笑,笑得哈利耳朵都红了才继续说,“现在,是时候宣读你们的成绩单了!”

大家配合地鼓了鼓掌,罗恩神情轻松,大抵是成绩不错,还嚷道:“先念哈利的!念他占卜学的!”

弗雷德又敲了几下鼓,一张成绩单便在他面前展开。他大声道:“两个E,两个O,一个A,两个E,一个O,一个E——这是谁的成绩单?”

德拉科来了点儿兴致:“猜中有奖吗?”

“但这不公平。”金妮说,“哈利和德拉科刚来,他们都不知道成绩单的顺序是什么。”

“我的给你看。”赫敏把自己那份成绩优秀到在发光的成绩单递过去,她除了黑魔法防御术拿了E,其他科目全是O,连占卜学都是O。哈利低头看了一眼,念出来道:“天文学,保护神奇生物,魔咒学,黑魔法防御术,占卜学,草药学,魔法史,魔药学,变形术——肯定是德拉科了的。”他抬眼看向弗雷德和乔治,“我的占卜学不可能拿A,保护神奇生物不可能只拿E,我猜的对不对?”

乔治夸张地叹了口气,挥动魔杖把那张成绩单送到德拉科眼前。

“没劲,不该让情侣参赛!”他说,“不过,哈利你可没说对自己的。最后一张,哈利·波特先生,您的成绩是一个E,三个O,一个A,两个E,两个O。”

哈利难掩惊讶:“我占卜学拿了A?”

“是呀,可能特里劳尼良心发现。”弗雷德把成绩单递还哈利,收起鼓,跟乔治到另一边坐下。他们不约而同地把手放在膝盖上,微微弓起身子,压低声音道:“还有点别的事,投资人。我们明天开业……天大的好消息,迫不及待亲自回家来告诉你。”

“顺带邀请他剪彩?”德拉科插话说,“哈利说了他不去。”

“我们可没有这个意思。”乔治说,“救世之星给我们投资剪彩,这话放出去食死徒第一个就来炸了我们的把戏坊示威。我们倒是没什么,谁知道当天有多少客人在呢?”他挤了下眼睛,“等你们买教材的时候再到我们店里来看看。一个多月的时间呢,够我们做得有声有色,你等着瞧吧,你的金库又要多一座金山了……”

几个人闲聊了一会儿,芙蓉从厨房过来了。韦斯莱夫人微沉着脸,同她一道出来,口中说着:“这种小事还不劳烦你帮忙——”

“别这么客气,莫丽。”芙蓉满不在乎地说,“你也说了是小事,这点小事我当然做得来。”她把茶和点心放下,用手指梳了梳美丽的银色长发,笑道:“我就上楼去了,我今天要给加布丽写信。”她对德拉科眨了眨眼,“说真的,你不如防着加布丽,她可是很喜欢哈利的……”

她转身离开,留下不太愉快的韦斯莱夫人和德拉科,轻飘飘地上楼去了。韦斯莱夫人颇为苦恼地皱着眉,十足不解地说:“我不是要干涉比尔的选择,但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

“我也不明白,她本可以不出现在我面前!”德拉科附和了一句,但声音小的只有哈利能听见。哈利用手肘轻轻撞了他一下,转而对韦斯莱夫人道:“邓布利多——”

韦斯莱夫人挥了一下手中的锅铲,显得更不高兴了。

“晚上要来,我记得呢。”她说,“特殊时期,晚上不安全,他偏偏要十一点来领着你出门,有什么要紧的事,我真是想不明白……”

哈利忙道:“邓布利多一定能保证我的安全。”

“我倒是不担心这个,不过,想想吧,那些食死徒都盯着你呢,你就像块美味的点心走在马路上……”韦斯莱夫人叹了口气,哀愁地看了哈利一眼,“我去做午饭了,弗雷德,乔治——”韦斯莱夫人的声音猛地严厉起来,“你们进来,帮帮我的忙!”

“哎呀,店里还有事!”弗雷德从沙发上弹起来,“妈妈,我和乔治这就得——”

韦斯莱夫人直接扯住了跟着跳起来的乔治的耳朵,乔治赶紧拽住了弗雷德。

“别想跑!回一趟家,饭都不吃就想走呀!”

三个人闹做一团进了厨房,金妮往左边看看哈利和德拉科,再往右边看看罗恩跟赫敏,颇无趣地说:“我回房间去了,我作业还没写完。”

“我和你一起去吧。”赫敏说着,“我还有本书没看完,我们可以一块……”

“我可不敢,我怕有人责怪我。”金妮意有所指地说。

“谁敢责怪你?”赫敏眉毛一扬,“走吧,到你房间去。”

客厅只剩下三个男生在了。罗恩有点恹恹的,看着赫敏消失的地方。德拉科有心嘲笑他,故意道:“追人追到这种程度简直是可怕。”

罗恩有气无力地说:“你闭嘴吧,还不是那封信——都怪克鲁姆,没事写什么信!”

那是赫敏刚来没几天的时候,克鲁姆给赫敏写了一封信,说最近因为伏地魔的事,那边也是动荡不安。本来没什么,只信的末尾他额外表达了担忧,还说:“如果英国情况严峻,你大可到我这边来。”闲聊的时候赫敏提起这件事,罗恩一下子就急了,从“他邀请你一个人过去怕不是图谋不轨”,到“你是不是想去,你是不是喜欢克鲁姆”,气得赫敏一拍桌子,当着德拉科和哈利的面就和他吵起来:“我喜欢谁干你什么事,大家都是朋友,哈利和德拉科可没拦着我跟克鲁姆当笔友!”

罗恩瞬间偃旗息鼓,讷讷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之后赫敏就没跟罗恩独处过,找到机会就避开罗恩。眼下又是这个情况,哈利一边担心,一边也忍不住纳闷,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看赫敏心知肚明,就差你一句告白而已。”

罗恩嘀咕了一句:“那她怎么不和我告白?”又自知理亏,很忧愁地说:“我再想想,我再想想……你别管了。”

他也起身走了,手里拿着揉皱的成绩单。德拉科一眼看透罗恩的顾虑,摇摇头,对哈利道:“让他自己绕弯子去吧,我们也上楼。”

哈利点点头,说去厨房打声招呼,才发现弗雷德和乔治已经幻影移形跑了,韦斯莱夫人正对着汤锅生气,忙一缩头,悄悄地跟着德拉科离开。房间里斯克林杰还在《预言家日报》上挥手,哈利重新拿起报纸,蹙着眉道:“也不知道邓布利多要带我去做什么。”

“就是,他难道不知道让你睡个好觉有多重要?”德拉科挨着哈利坐下,把报纸拿过来翻了翻,随手放在一边。

“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你可不能瞒着我。”他对哈利说,“说真的,其实我跟罗恩有差不多一样的不安……”

德拉科没再继续说下去,哈利却已经明白他的意思。罗恩始终没有告白,是因为赫敏的优秀足够让他自惭形秽,从而止步不前。而德拉科的担忧同样与“优秀”,或者说“重要性”有关……自从魔法部那一战后,德拉科就总是很不安。新闻报道,魔法部,凤凰社,邓布利多……各方的重视都说明哈利身处漩涡中心,而这漩涡之中的危险,无论德拉科有多在意他,多爱他,也无法以身相代。

德拉科由此不安,哈利自然全都明白。

“不会有事的。”

哈利轻轻地握住德拉科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事情远没有那么严重……在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是母亲的爱保护了我不错,但之前在魔法部,我可是凭自己把他赶跑的。”

哈利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我能打败他一次,就能打败他第二次——德拉科,你信不信我?”

德拉科木着脸:“我要是不信呢?”

哈利认真地想了想,语气轻快地说:“不知道。也许跟小天狼星告你的状,也或许——跟你撒个娇呢?”

他笑意盈盈,仿佛此时不在危险当中,此前也从未身处阴霾。德拉科吐了口气,张开手抱住哈利,使劲地按了一下他的肩。


TBC——

评论(337)
热度(2701)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The Second Second | Powered by LOFTER